莫末_阿莫

缘分天定(十二)(哨兵向导AU)

第十二章   告白

审讯室里,bo叔根据已知的情况得知那个流产的孕妇才是这次的指挥者,她也是真流产所以还在医院里。


“因为流产对她身体伤害很大,现在暂时无法审讯,她被现场的威压震伤了,起码还需要一天时间才能清醒吧。”医生检查完,告知结果。


“到底什么人要带走他们呢?”特安局的会议室里,大家面面相觑,现在只知道是H国传来的联络信号,下达的命令,可是是谁又为什么要绑两个年轻人,一时难以猜到。


“Contact the head of the Asian ZG division. This is a matter of communication with them.”(联络亚洲ZG分部负责人,这件事要跟他们沟通)


“Regardless of the consequences, regardless of the cost, they want to take gold, destroy Yuzu, they know Yuzu injury, and these people are outlaws, tasks not immediately commit suicide, leaving the Pizhen halo.”(不计后果,不计代价,他们是想带走金,毁了yuzu,他们知道yuzu的伤,而且这些人是亡命徒,任务不成立刻自尽,留下来的都是被震晕的。)


“That's the way... They're an organization. Wait for the woman to wake up and make sure she's alive. She's an important clue.”(这个做法....他们是一个组织,等那个女人醒过来吧,保证她活着,她是重要的线索)


“OK, Yuzu this time is a blessing in disguise, he got such a good boy wizard, what time they make a contract? This is good, we have to get benefit!”(好的,yuzu这一次也算因祸得福,他小子有了这么好的向导,他们什么时候定契约啊?这可是喜事,我们得沾沾光!)


“Yes, Yuzu. This is really dangerous. Fortunately, jin saved him. The two children had good feelings for each other. This time, when they wake up, we are ready to make a contract first. When Jin is over 24 years old, I'll see what they mean again. I have an apprentice companion.”(是啊,yuzu这次真是危险,幸好金救了他,俩孩子本来就互相有好感,这一回等他们醒了,我们就准备先定契约的事情,等 金 满24岁,再看他俩自己决定,我徒弟也是有伴侣的人了!)


得意洋洋一脸显摆的bo叔遭到了大家鄙视的目光,会议暂时结束,分工去做各自的任务。



羽生和金天天的病房里,他俩几乎同时睁开了眼睛,Ann正好端着饭进了房间。


"Are you awake? I'm tired, .You'll have to check it. Eat something first and then tell me how you feel.”(你们醒啦?累坏了吧,你们一会要检查,先吃点东西,然后再跟我好好说说感觉身体怎么样。)


Ann把饭端到病床的桌板上,他俩床位离得很近,桌板放好以后几乎可以连在一起。


让两个孩子先吃饭,Ann善解人意的留下他俩单独呆着,还对着羽生眨了眨眼,先带门出去说等一会带医生过来给他俩检查身体。


羽生活动还有些迟缓,用筷子很费劲,本来一直不好意思正面看羽生的金天天看不下去了,伸手帮羽生拿了勺子,自己夹菜先放到羽生的饭上:“结弦,你,恩,你要吃啥你说我给你夹。”


 羽生脸上满是笑意,天天看左看右就是不敢正眼看自己,他耳朵一直到脖子因为害羞都蔓延上了淡淡的红,天天很白,头发现在软软的趴下来,显得人特别可爱。


“天天,你今年22岁是吗?” 羽生大佬看着脸红红的天天突然想起一个重要的问题。


“恩,怎么了?”不好意思看着自己的哨兵,金天天一边给他夹菜,一边点头。


“那就是还得等两年啊~~”羽生发出了幽怨的声音,金博洋一开始还没明白,后来反应过来脸全红了。结弦的意思是说缔结婚礼的法定年纪是24岁,他......他是想要和自己结婚的意思吗?!


一口饭没咽下去被这句哈噎住了:“你.........结弦...你啥意思?”


“意思就是,金博洋,我想跟你在一起,跟我缔结婚约吧,天天。”笑眯眯的哨兵直接开口打消了向导想要理解歪的念头,他认真的,温柔的问出自己一生最重要的话。


金博洋睁大了眼睛,他没想到羽生会这么迅速这么直接的问他,愿意吗?当然愿意,他是自己多年的憧憬,到接触以后发现他的狡猾,他的孩子气,他的任性,还有他对自己的温柔。这一切都在吸引自己深陷名为羽生结弦的深渊,怎么会不愿意呢?


只是....还是有些不真实的恍惚啊,结弦喜欢自己哪里呢,明明觉得自己挺平凡的..........金博洋这么想着也问出了口。


“虽然天天这种不了解自己魅力的纠结,也可爱得让我心动,但是还是希望天天能够了解自己的优点呢,明明你连我的目光都吸引过去了啊,”羽生忍不住笑了起来,“天天,你早在1年之前就吸引我了,只不过那时候我只是欣赏,没有接触也不知道你什么样,现在我很后悔没有早点见到你。”


“天天,我是个任性骄傲的人,年纪小一点的时候仗着天赋不懂得体谅别人的难处,总是让人难堪。直到我因为受伤,很消沉,复建很痛苦,直到有一次我看到了你的比赛,你当时跟个小太阳一样,不管遇到什么事都会坚持下去尽力做到最好,你的笑容感染了我,我突然就觉得复健也没有很难熬了。我想把这份心意好好传达给你,你是我唯一想要缔结契约的人。难道天天你不喜欢我吗😭😭?”


羽生本来盈满笑意的面孔一下子撅着嘴摆出来一张苦瓜脸,看起来马上就要哭了,金天天立马慌了手脚,“结弦,那个,那个我也挺稀罕你的......你别哭啊,我才是要偷着乐呢!”一着急东北话就彪出来了,本来装出哭的模样的羽生忍不住哈哈大笑:“天天,你太可爱了!你怎么这么可爱!!!”



仰起头看着气的跪坐了起来的金博洋,两个人面对面看了一会终于一起笑了。


“天天,跟我结为伴侣吧。”


“结弦,那么余生就请多多指教了。”金博洋露出了可爱的小虎牙,晃得羽生挪不开眼。


笑的跟个小太阳一样的博洋真可爱,好想亲一口,按耐不住自己想法直接实施,拉过金博洋的手臂,扯到自己面前,仰着脸亲了因为吓了一跳张着嘴的金天天一口。亲的时候好好的把自己羡慕的那颗虎牙舔了舔,还意犹未尽的揉了揉天天圆乎乎的脸,手感超好,这么好的金博洋答应做自己的伴侣了!


“我去洗个手!”手足无措,脸红得冒烟的金博洋落荒而逃跑进洗手间,偷偷的捂着胸口开心地在镜子前幸福冒泡泡,这么好的结弦就要做自己的伴侣了!



甜总还在羽生的精神世界帮助修复屏障,它此时摊在晴明侧身,狐狸毛茸茸的大尾巴盖在它的小肚子上,感觉到主人承诺了什么,甜总招了招手,让晴明的头靠近它,一把搂住舔了一口。晴明狐狸眼笑眯眯,心情极好的摇了摇尾巴,主人给力啊!


作者有话说:昨晚上看完直播,生气,天天自己还是心平气和的回答采访了,只希望运动员都能得到自己应得的评判,今天发个甜饼,看着俩孩子我就会露出姨母般的笑,论坛体那个大家好像比这篇喜欢,容我慢慢更吧.........


评论(6)

热度(134)

  1. 俄罗斯流氓兔莫末_阿莫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