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末_阿莫

缘分天定(五)(哨兵向导AU)

第五章   坦言
        “天天,你知道我是2020年退役的吧。”
          

          羽生跟金博洋一起坐在医师诊疗室里,甜总趴在诊疗床上睡得很香。羽生结弦轻轻地摸了摸甜总,思考了一下开始向金博洋讲起自己的情况:“我那年24岁,不再参加比赛的原因一个是到年龄限制了,还有一个问题是我的精神屏障在1月份因为任务,受到了一次重大冲击,出现了裂纹。我属性特殊,当时在当地没有向导医师可以帮助我。等到了回国以后,我的精神世界那段时间非常不稳定,师母知道以后也赶过来帮我,可惜最佳时机已经错过了,导致我有将近4个月不能使用能力也不能放出晴明。”

          羽生挥了挥手,白狐出现在了地中央,站着大约1米高,1米7身长,几乎跟身长一样的白色大狐尾看起来手感极好。浅金色的瞳孔掠过主人和主人身边那个闻起来很舒服的向导,突然它的目光定在了趴着的幼年熊猫身上,悄无声息走到床边,轻轻地嗅了嗅甜总,那个最近感觉到让自己很温暖舒适的气息就是面前这个小家伙散发出来的,用鼻尖推了推甜总,幼年熊猫两个巴掌大身体,小小的熊掌一下就拍到了晴明的脸上,甜总抱住蹭了一下睡得更香了。晴明吓了一跳,然后眯了眯眼睛,蹲坐在床边让甜总抱着鼻子睡觉。

      “咳咳,说到哪了,哦,是说到我师母赶来帮我,时机错过他也没办法,只能尽量维持我的精神裂痕不再扩大,我之后也不能参加任务,所以我就退役到U区成为了教练。我的身体检查保密是为了保护我,避免暴露我无法完全使用哨兵能力,我受伤的那次任务中还有犯人逃脱了,一直在通缉。”羽生有点不自在的摸了一下鼻子。

          听到2年前羽生受重伤的时候,金博洋感觉身体不由自主的紧绷了起来,心情陡然沉了下去,看到晴明,白狐身上有几处黑色裂纹但是依然不损它的优美强大,金博洋心疼羽生受伤的一瞬间仿佛感受到两人之间某种联系的形成。

        尽管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他俩都觉察到了两只精神体的相适度极高,本来就互相有好感的人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达成了哨兵向导第一阶段的相适。
      

         羽生突然想通了,嘴角勾起了笑容,看着还懵懵的金博洋:“总之上天待我不薄,”没头没脑说了一句之后不再提起这个话题,接着说道:“我这一年一直在做控制训练,避免我精神波动造成更大的裂缝,慢慢的晴明现在可以出来一段时间,只是不能久呆,跟向导相处的也不好,唯一能让它安静的向导只有我师母,现在看起来它挺喜欢甜总的。”
     

       羽生的笑容加深,眼睛盯着有些不自在的金博洋。
      

       金博洋确实觉得手脚都不知道往哪摆了,结弦这话他隐隐感觉有些侵略的气息,但是又觉得偶像的精神体跟自己的甜总关系亲近,好像自己又非常开心,那种纠结着还有点甜蜜的心情金天天真的是不懂自己。
   

     “天天,现在我的状况就是这样,经常会因为出现的裂缝导致痉挛和头痛,没有向导身体素质和精神力能够承受住晴明的精神风暴,它自己是无法控制的,再加上我也不会接受害怕晴明的向导进入我的精神世界,这种的方式只会两败俱伤,所以一直到现在还没有什么好的办法能够治疗我。”
 

     “你的意思是有人试图治疗你,结果受伤了是吗?”金博洋敏感的捕捉到了羽生的意思。

        羽生结弦暗暗叹气,感情上那么迟钝,对自己说的话理解倒是非常敏感,不知道该不该欣慰。“是的,之前在国际美洲分部那里被他们医疗部的人趁着我昏迷治疗过,结果很不好,晴明暴走过一次,毁了他们大半个建筑,还好师父和师母及时赶到救了我。”

        听到有人趁着结弦昏迷想强行治疗,金博洋愤怒的睁大了眼睛:“他们这是想让向导强行跟你建立标记!”他紧紧握住了拳头,控制不住砸在了桌子上。

         甜总被惊醒“嗯~!”叫了一声,晴明顶了顶它毛茸茸的身体,甜总睁开了眼睛跟白狐对视了一下,幼年熊猫憨态可掬的坐了起来,趴在了晴明的头顶,还咕俑了几下找到了一个舒适趴着的地方,冲着金天天哼哼了几下,想要去主人那里。

        白狐会意往金博洋那边走了几步,将头靠在金博洋大腿边上让甜总爬上去,鼻子顶着甜总的小屁股往上推。

       羽生又是欣慰又有点感动,看来天天也不是对自己毫无感觉:“天天,我没有被他们暗算成功,他们的行为也绝了一些别有用心的人再来用这种方法伤害我,”伸手去把金博洋的手掌摊开,指甲因为过于用力已经留下了印子。

     “结弦,你是我一直以来最崇拜的人,认识你以后觉得你人非常好,我希望你能够健健康康不受病痛折磨,更何况我现在是你的医师!我想帮助你。”金博洋看着羽生结弦好一会之后心里仿佛下定了决心,坚定的对他说道。

     “天天..........”羽生觉得自己说不出话来,天天的神情,是为了他可以付出全部的坚定,不计后果不计一切,再一次重击他的心脏,“天天,你......”羽生还想劝他再考虑,但是看着金博洋的眼神,他最终笑了:“好,天天你这周末跟我去见师父师母吧。”

       
      羽生想到昨天看到的金博洋的学历档案,这么可爱的人,一路追着自己成长,坚韧顽强,自己真的是动心了,自己为了能长久跟天天在一起,也要加油了!

      天天,你明明这么优秀,愿意为一个不知道什么时候精神世界可能彻底崩塌伤害你的人,准备付出一切不计后果,这样勇敢又有实力的你,让我着迷,我绝不会放开你了!

      要告诉师父师母我找到了那个愿意跟我一起努力挑战,为了羽生结弦这个人奋斗的向导呢。

 
       羽 ·切开黑·生·抖S·结·认清心意·弦,温柔的冲天天笑了。

        作者有话说:这一章突飞猛进,羽生已经认清心意了,他前面已经了解到天天这十几年的心愿崇拜努力,天天又特别合他喜爱,所以对天天他非常有好感,加上今天金天天不自觉展现了占有欲和愿意为了羽生拼搏的心意,他们原本就是相适度极高的哨兵向导,羽生明白自己喜欢天天,天天也快要认清心意啦。

 本章说到相适度,指的是哨兵和向导的相合程度,高的话第一次见面就会有好感,精神体感觉更为敏锐,第一阶段就是精神体接触,互相喜欢靠近,还有两个阶段到哨兵向导最终互相标记。

说到美洲分部干的事,就是趁着哨兵昏迷 精神屏障弱的时候,让一个高等向导强行进入哨兵的精神世界去印下标记,相适度高一点哨兵可能不会非常排斥,标记成功的话,这样就算单方面向导可以影响哨兵行为了,哨兵一般对这样的向导会有不自觉的服从和好感,哨兵天生就有保护向导的天性。

如果失败,向导会受一定程度的伤,严重的话可能精神源就废了,哨兵会因为排斥而发生暴走,这种情况是不会追究哨兵的责任的,羽生那次情况就是高等向导强行想要标记他结果被羽生排斥暴走,精神力被晴明咬了个粉碎,那个向导成了废人。

甜总现在跟晴明见面啦~两个萌物,晴明的大小差不多就是阿拉斯加,尾巴更长,甜总现在是成人两个手掌大,可以趴在晴明的头顶被白狐带着走来走去

天天因为自己已经有好感的偶像居然被人这么蒙害,愤怒了,他不想羽生再被人利用伤病而被标记,他就做出决定一定要治好羽生,两人接下来要去见羽生的师父师母啦,师父是好助攻,询问大家一下bo叔现在有伴侣吗?没有我就虚构了

今天磨磨唧唧解释了很多,大家不要烦我o(╥﹏╥)o,总怕没有把故事讲清楚,我努力完成这个越写越长的柚天文,希望大家可以鼓励我一下~~

评论(14)

热度(120)